上的醉舞

2019-01-18 作者:烟酒   |   浏览(93)

  书法是纸上的舞蹈,而狂草则是纸上醉舞,何况怀素的草书更是浸透了墨香与酒香

  如果说,春秋战国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百家争鸣的时代,那么,唐代则是文学艺术真正的百花齐放的时代。国力的强盛,政治的开明,历代艺术的积累,创作个性的自由,使得唐代的文学艺术极一时之盛,如春花之怒放,如星汉之灿烂。书法艺术,就是其中一树耀眼的繁花,一束照眼的星光,而草书之圣怀素的出场和表演,更是一道炫人眼目令观者魂悸而魄动的闪电。

  怀素,俗姓钱,字藏真,约生于开元二十三年(735),卒年不详。他的籍贯一说是长沙,一说是零陵(今湖南永州市)。幼时随学欧阳询书法的伯祖惠融禅师出家,后又从“草圣”张旭的学生、其表兄邬彤学习书法,所以家乡人称惠融大钱师,怀素小钱师。晚唐诗人裴说的《怀素台歌》开篇就说:“我呼古人名,鬼神侧耳听。杜甫李白与怀素,文星酒星草书星。永州东郭有奇怪,笔冢墨池遗迹在。笔冢低低高于山,墨池浅浅深如海。”诗人的描绘,印证了唐人李肇《国史补》的记载:“长沙僧怀素,好草书,自言得草圣三昧,弃笔堆积,埋于山下,号曰笔冢。”据说他在零陵清阴庵修行练字,于寺旁广种蕉树,以蕉叶为纸,后来清阴庵易名为“绿天庵”;又说他因家贫无纸,除代以蕉叶,还在涂漆的木板木盘上书写,写而复擦,擦而复写,木板与木盘都为之洞穿。由以上的佚闻趣事,可见他在书法艺术上所下的人所罕及的苦功。

  唐代的论书之诗,以论草书者为多,而赠诗给怀素的人,总数竟达三十七位,而以《怀素上人草书歌》为题者就有十余首。然而,在怀素心中,最值得忆念和纪念的,当不是去京城长安之后的大红大紫,而是唐肃宗乾元二年(759)永州太守王为他举行的那次盛会吧,因为人在家乡未出湖湘,因为年纪尚轻未得大名,因为众多地方领导前辈名家对他青眼有加热心褒扬。王《怀素上人草书歌》说他“寒猿饮水撼枯藤,壮士拔山伸劲铁”,御史窦冀在同题诗中,也赞美说“粉壁长廊数十间,兴来小豁胸中气。忽然绝叫三五声,满壁纵横千万字”(将近二十年后的大历十二年即777年,怀素在其名作《自叙帖》中,还念念不忘地提及上述诸人的诗句)。特别可贵的是,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遇赦归来,南游零陵,欣临这一名副其实的“笔会”,他也写了一首诗兴飞扬的《草书歌行》:

  郭沫若在《李白与杜甫》一书中考证说,此诗为李白“遇赦放回,于乾元二年秋游零陵时所作”。佛教称上德之人为“上人”,后来转化为对僧人的尊称,李白比怀素年长三十多岁,而且早已名满天下,但他仍称这位“少年”为“上人”,并尊为“吾师”,而且对他狂草的特色与成就作了热情的赞美,对其不盲目师古而敢于创新的精神作了充分的肯定。我们今日读来仍如临当年盛会的现场,怀素当时读到,该是热血如沸而更加聊发少年狂吧?

  书法是纸上的舞蹈,而狂草则是纸上醉舞,何况怀素的草书更是浸透了墨香与酒香?宋代《宣和书谱》记载,皇宫内廷藏有怀素草书一百又一帖,但时至今日,历经千年的刀兵水火,绝大部分已玉殒珠消,随风而逝。传世的真迹仅有十余种,《食鱼帖》与《论书帖》秘藏于辽宁博物馆,《苦笋帖》深居于上海博物馆,《自叙帖》则远处于台湾“故宫博物院”。犹记1993年盛夏我应邀访台,承“故宫博物院”院长秦孝仪先生接待,并有幸瞻拜了正在展出的《自叙帖》。自首句“怀素家长沙”以下,笔走龙蛇,惊风骤雨,醉舞狂歌,玻璃的牢狱锁不住的是一群永生不死的浪漫精灵啊,它们仿佛要从千年前的绢素上飞身而起,我似乎听到玻璃失守而迸裂破碎的丁当之声。(稿源:长沙晚报4月27日作者:李元洛)

上的醉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