住我们的父亲

2019-01-12 作者:军事   |   浏览(139)

  2001年,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谢采芹病危住院,临终前,他拉着儿子谢海燕的手说:“没找到魏司令,遗憾!要是能见面,还要和他争论争论我的个人英雄主义,哈哈。”谢采芹口中的“魏司令”,就是原冀中军区九分区司令魏洪亮,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,俩人一直在冀中的前线浴血奋战。但是,由于工作需要,俩人于1947年分开,再也没有见面。让谢采芹的儿子意想不到的是,分散了60年后的今天,两位老战士竟然在“军魂纪念碑”上相遇,更巧的是,他们的照片在网页上相邻。现在,谢采芹的后人正在通过各种渠道,希望能够找到魏洪亮的后人,了却先父的遗愿。

  “这是缘分。”谢海燕说。在东南大学工作的谢海燕是谢采芹的长子。谢海燕跟他父亲一样,也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。

  2007年7月20日晚上,谢海燕像往常一样开始浏览网上的新闻。他点开网易网站,里面的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:“在解放军建军史上,有成名的将领,有无名的老兵,有在大大小小的战役战斗中牺牲的烈士。或许他是你的亲人、你的邻居,或许你听说过他的故事,看见过他的勋章和遗物。岁月的痕迹使你难觅他的墓碑,或者他从来就没有墓碑,那么请为他在‘军魂纪念碑’树立网上墓碑吧。”在文末,网易更是宣称,要把“军魂纪念碑”打造成史上最全的英灵名录。

  “我父亲戎马鏖战13载,三次负伤,死过去又活过来,他的事迹值得后代纪念。”于是,谢海燕快速地在网站上输入了父亲的资料,并且上传了照片。10分钟后,谢海燕刷新网页,想看看父亲的资料和照片是否已被录用。

  果然,谢海燕在“最新上传老兵照片”栏目中看到了父亲的资料,照片也在上面徐徐滚动。就在这时,父亲边上一个叫“魏洪亮”的老兵引起了谢海燕的注意,“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啊!”谢海燕试着打开了魏洪亮的资料,上面写着:“魏洪亮(1915—1990) 江西人,参加过长征。抗日战争时期,任冀中军区九分区政委、司令员;解放战争时期,任赣东军区政治部主任。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。”

  看到“冀中军区九分区”这几个字,谢海燕的眼睛一亮,“这不就是父亲口口声声提到的魏司令吗?”如果谢海燕把资料传得再早一点,或者晚一点,两位老兵的资料就不会放在一起,而谢海燕也就不会再去注意这个江西籍的老兵了,“真是缘分!”

  谢海燕立即给网易的编辑留言,难掩激动之情:“我的父亲谢采芹(河北籍)和魏洪亮(江西籍),在抗日战争时期是战友,同服役于冀中军区9分区,我父亲生前曾多次提到过魏洪亮,,但一直未找到,没想到我这个后代在军魂纪念碑上找到了魏洪亮,真激动。本想在网上发个回帖,问候魏洪亮的亲人,但不知道怎样发,也没有其联系方式,以表心意。”谢海燕还在网易上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。

  看到谢海燕的留言后,网易的编辑第一时间与他取得了联系,并与快报合作,来共同寻找到魏洪亮的后人。

  为了能找到魏洪亮的后人,网易编辑决定先从发贴人找起,“魏洪亮虽然战功卓勋,但并不是名将,能关注他,应该跟他有点关系。”果然,在仔细研究了这位网友的信息后,网易编辑发现,这位网友所留的电子邮箱名称中,有一个W字母,“这不是‘魏’的首字母吗?”于是,网易编辑立即发了个电子邮件给他,告诉他寻人的前因后果,如果知情,希望他能回复。而这位网友的IP地址显示,他发贴的地点在北京。

  但可惜的是,网易编辑前后发了三个邮件,但都石沉大海,这位网友没有任何回复。而在南京,快报记者也和谢海燕一起,展开了寻人活动。

  记者先跟广州军区取得了联系,但对方告诉记者,魏洪亮逝世已经17年,想找到他的后人比较困难,但他们一定努力,如果有消息会及时告诉记者。同时,谢海燕也通过自己的关系在积极寻找。谢海燕也当过兵,在上世纪70年代的越南自卫反击战中受过伤,立过功,他也有很多遍布全国的战友。现在,他已经托付在广州的战友,希望能够找到魏洪亮的亲人。

  虽然魏洪亮的后人暂时没有找到,但谢海燕的一个建议却让网易的编辑采纳,谢海燕曾回帖说,希望网易能够开设一个栏目,能让他们这些老兵的后人相互问候,表达心意。现在,网易根据他的建议,在“军魂纪念碑”中开设了“老兵家属区”,老兵的家人可以在上面发贴纪念,相互问候。

  “战争期间结下的友情比血还浓,如果我们这些后人能够走在一起,也算是了却了老人的心愿。”谢海燕说

  而军魂纪念碑上的这次相遇,也让父亲谢采芹口述的历史,在谢海燕的脑海里再次重演。

  谢采芹1917年出生于河北省雄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,13年戎马鏖战,直到1950年才转到地方。在这13年的战争岁月中,谢采芹参与了上百次大小战役,三次负伤,而这三次负伤的经历,因为有了魏洪亮的出现,让谢采芹的回忆变得充满温情。

  1941年秋冬之交,谢采芹第一次受伤。当时,谢采芹是冀中军区第九分区18团三营十连连长。三营当时的任务是护送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回冀中,为保护首长的安全,谢采芹决定带领十连的战士充当前卫,扫清前进突围的障碍。

  谢海燕记得,父亲曾经告诉他,打到最后的时候,父亲身边只剩下了一挺机枪和一个通讯员,而且父亲左腿中了一枪,行动十分困难。为了避免机枪被日本鬼子缴获,谢采芹把它扔到了一口井里。随后,谢采芹把自己的手枪交给通讯员,身上绑了两颗手榴弹,说:“你走吧,回去告诉首长,机枪在井里,不然我们谁也走不掉。”通讯员哭着要求留下来一起战斗,但还是被谢采芹逼了回去。

  通讯员走了不久,鬼子便来到了薛庄大肆搜索,谢采芹躲在一个草垛里,任凭腿上的血流。但幸运的是,敌人没有搜到谢采芹藏身的草垛,躲过了一劫。第二天,队部把谢采芹救了回去。

  在医院,谢采芹第一次见到了魏洪亮,魏洪亮拍了拍谢采芹的伤口,笑着说:“任务完成得不错,但你个人英雄主义太强。”

  谢采芹一听,可不买帐,说:“战士们都在往前冲,我这个连长当然也要冲在前面表现表现。”

  第二次顶嘴是在1942年,日本鬼子在“五一”前后发动了五一大扫荡,冀中军区不得不进行战略转移。为了能够抓到一些知名的抗日将领,鬼子甚至发出了高额悬赏,而谢采芹的人头则是价值1万光洋。在当年的一次反围剿中,谢采芹再次负伤,鬼子的一颗子弹从他的左胯骨射入,穿过胸腔,再从右脖子出来,谢采芹当即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  等谢采芹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,再次见到了魏洪亮,魏洪亮哈哈大笑说:“哈哈,谢采芹,这下子你熊了吧!”

  1945年,日本鬼子投降前夕, 担任团参谋长的谢采芹接到了攻打天津的任务,但在战斗中,谢采芹被一个炮弹打中,左腿再次受伤,这次谢采芹没有下火线,只是在战场上简单包扎了一下,随后,他的这次负伤直到1979年的时候才再次复发,医生从他的左小腿取出了两个弹片。

  那次负伤,魏洪亮还是跟他开了玩笑,说:“谢采芹啊,你要是不耍个人英雄主义,早就当团长啦!”

  “父亲虽然没有跟魏洪亮一起打过仗,但是,父亲很佩服走过长征路、能打善战的魏司令。”谢海燕回忆说,虽然父亲当面从不叫魏洪亮为魏司令,还老是顶嘴,但是,在私底下,谢采芹还是很尊敬地称他为魏司令。

  1947年,上级决定派遣谢采芹到华北军政大学学习,从此之后,谢采芹离开了魏洪亮的部队,再也没有见过面。解放后,谢采芹到过山西、河北、北京、广西、辽宁、江苏等地工作,期间,只要碰到原冀中军区的战友,谢采芹都要打听魏司令到了哪里,但是,直到2001年去世,谢采芹一直没有得到魏洪亮的信息,在临终的时候,他还念念不忘,要再跟魏洪亮讨论讨论个人英雄主义。

  “这些老兵的精神,希望能够在我们后代身上得以延续。”谢海燕说,其实,他要寻找魏洪亮的后人,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来纪念先辈,正如网易所做的收集工作,要让这些老兵的墓碑,竖在每一个人的内心。(照片由谢海燕提供)

  现代快报联合网易征集老兵的照片、生平事迹,为他们树立“军魂纪念碑”,打造史上最全英灵名录。请登陆以下网址:。如果知晓魏洪亮的情况,请拨打96060提供详情。

住我们的父亲

军事推荐